牙鳥

songs from a shredded brain

 

       之前觅处的采访稿,解禁拿出来就当年终总结了吧:D

    


    小时候我经常站在自己的躯体之外,用一种困惑的表情看着自己,时常会觉得,这个世界关我什么事,甚多时候我甚至希望自己没有意识。能够独立思考和发掘自己的意识也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负面情绪是我唯一从来没有缺少过的东西,我大概也学会了与之共存。

    曾经是个很内向的人,也就是社交活动的空缺让我在虚拟世界度过的时间格外多。绘画最初是从描绘幻想开始,后来也慢慢加入了现实中影响的因素。

    绘画对现在的我而言,大概就是在情绪表达和自我发掘中找到一种平衡吧。

     曾被人说“你的画有种被束缚并想要挣脱的情绪”。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但大概确实有意无意地在表达束缚的情绪。这也是潜意识的一种反映吧。很少画肢体幅度过大的动作,“拘谨”“自卑”和“爆发”也是我自己情绪上的一贯特点。我会花很大的功夫刻画脸部,即使千人一面,但是面部微妙的细节造成的氛围上的变化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

    非常喜欢山本耀司的一句话“完美是丑陋的。在人类制造的失误中,我希望看到缺憾、失败、混乱、扭曲。完美是秩序和和谐的呈现,是强制力的结果。自由的人类不会期望这样的东西。”比起现代工业中泛滥的光滑完美的质感,我更欣赏某种自然的狂野与粗糙。在我眼中一具美丽的躯体应该是毛孔,雀斑与伤疤俱全的;大地系的颜色,自然中植物的脉络和人体的解剖面都对我有难以描述的吸引力。

    形成现在风格的过程中受到过不少的影响,譬如刚入圈的时候喜欢上的一些画手,至今都很感谢他们。除此之外,漫画家中沙村广明和藤原薰,插画家中山本タカト和Stephen Mackey,还有一些历史上的艺术家,比如雷东,沃特豪斯和比亚兹莱,都是我十分喜欢并对我有一定影响的。我认为对于画画来说建立脑内的资料库是十分重要的,所以要多看,以及,瓶颈是进步的必经之路。

    原本是将未来的人生规划好了,接触了很多新事物以后发现自己比想象中还要贪心。虽说大学仍然是想就读插画相关的专业,但也想要自学一些更具启发性,例如历史与文学相关的知识。我的眼界仍然非常狭窄,但也算明白了为迎合外界期待而自我禁锢是多可怕的状态,最后往往是通往心理上的死胡同。从前一直渴望与别人一样的生活,但习惯了日常的聒噪和麻木以后才发现内向的视角看到的世界要精彩多了。

    不喜欢描述自己的生活,因为这和我的人格无关。身份概念对我一直是很模糊的,有时候放个长假回来都不记得自己的年龄乃至性别了。独处的幸福就在于,你只是浮在半空中的一个意识,什么强加的东西都没有。



2015-12-25  | 60 4  |     |  #2015 #吃屎
评论(4)
热度(60)
  1. 护吾之人示其名牙鳥 转载了此文字
 

© 牙鳥 | Powered by LOFTER